热点链接

665566现场直播开奖丨

主页 > 665566现场直播开奖丨 >
土腥的贵族味儿(图)
时间: 2021-11-21

  2004年国家下达高尔夫球场禁令以来,全国出现400余家未经正式审批通过的球场,是以前已有球场的近三倍。这么多违规高尔夫球场占用大量耕地、林地,破坏生态环境和资源,是到了对其“挥杆”痛击的时候了。建立了严密的监管体系,有些球场即使绕过了事先审批,也没绕过事后监管,违规的幕前幕后人员往往是“人财两空”,甚至乌纱落地。

  这项运动对中国、对生态而言,就是一把无坚不摧的利刃,所过之处,树黄叶苦,挖苗断根,茵茵绿草之下,是另一种绿色的哭泣。高尔夫在荷兰文中原意是“在绿地和新鲜空气中美好的生活”。这句话,用在中国,只能是“破坏绿地和新鲜空气后得瑟的生活”。

  那么说,这些是高尔夫的天生原罪吗?事实不是这样的,高尔夫本身没有错,错就错在落户中国了。怎么这么说呢?你看看高尔夫发源地――苏格兰的地形、地貌就明白了,此地多平原、草地,多有起伏略带水洼沼泽、池塘的地带,可建球场,也可供牛羊饮水之用。500多年前,苏格兰的放羊汉,闲的没事就丢石头玩儿,看谁打得准,于是乎,就诞生了这项运动。中国的放羊汉,闲的没事,放歌思情,就诞生了《信天游》、《花儿》一类的民歌。不难看出,高尔夫是一项因地制宜、极具欧洲地域特色的运动。人家欧洲有的是天然草地,绿油油的,不需要破坏森林,稍加改造就是一块高尔夫球场,所以在人家那里谈不上破坏环保。而在我们中国,建高尔夫球场,几乎就是砍伐的代名词。从天时、地利角度看,这项运动压根就不适合中国人。

  从人和角度看,也不适合。欧洲人的血统决定了躯体,躯体决定了肢体语言。你看长腿、猿臂、蛇腰、瓦兜子脸的英伦绅士,腰杆倍儿直,目光炯炯,一挥杆,杆子和肢体的协调性极强,很容易达到人球合一的境界,看着赏心悦目。而普遍个子小、短腿、短腰的中国人打球,撅屁股、扭胯,怎么看怎么别扭。不是这项运动有毛病,也不是中国人普遍气质不好,而是这项运动本身真的不适合中国人,这也像30年前中国人不适合跳的一种叫迪斯科的舶来舞蹈一样。迪斯科的发明者跳起来看着很优美,而中国人跳起来怎么看怎么像是跳蚤一样乱蹦跶。尽管当时有一部分追赶时尚的人跳得心里挺美,你看现在谁还跳了?一同消亡的还有抽筋一样的霹雳舞、柔姿舞。依笔者看,眼下的肚皮舞、踢踏舞、钢管舞同样不适合中国人,只是一时云烟罢了,相信热衷这几种舞蹈的舞者再过几十年回忆起来,也会脸红我当时怎么拿那么土鳖的东西当时髦追求呢?

  要命的还有一点:国外打球的年轻人居多,中国的高尔夫球场,多是志得意满、踌躇满志的中老年成功人士,他们往往穿着类似家居服的短裤、休闲服、凉鞋,一边打手机,一边在那或汗流浃背,或大呼小叫,或痛心疾首,或想铆大劲一球定乾坤,将对手置于死地而后快。电视里,经常听到这些人斤斤计较地跟央视五的体育记者神吹我的记录是多少多少。而高尔夫的运动精髓,不在于竞技,而在于休闲,很多是在没有裁判的情况下举行的,自觉的诚信,讲究替对手和同场中人着想,例如不随意讲话、走动、不携带任何电子用品。高尔夫球有一个惯用术语叫“看球”,是球出手后球员怕球偏离球道误伤别人,是常用的善意提示语。通过这句提示语,你就不难理解高尔夫为什么是绅士运动了。而中国的高尔夫球建设者、球员,大多都没有替他人着想的“看球”意识。破坏环保的有之,想把高尔夫发展成产业赚钱,变成摇钱树的有之,利用球友会做灰色交易的有之,完全与这些运动的精髓背道而驰了,你说能招人待见吗?

  所以,怎么看,怎么觉得中国的高尔夫像《不差钱》小品里小沈阳身上的那件苏格兰围裙,看着挺美,却不适合中国人。在苏格兰男人穿裙子,有气候的原因,也有民族习惯的因素,大伙不觉得怎么怪。在中国,只有云南一个地方的男人穿裙子,但也被当地人认为是“云南十八怪”之一。出了云南,你要是在960万平方公里的其他地方穿这么件裙装上街,人家得说你是“穷装”即使在被称为火炉城的武汉、重庆。

  不是老外的运动都不好,篮球、网球、乒乓球、羽毛球都是舶来的,不也玩的挺好吗,后两者还玩成世界霸主了。油画、钢琴等艺术层面的东西,经过徐悲鸿、郎朗们改良后,洋为中用、中西合璧,不也用的挺好吗。

  不是老外的东西可怕,可怕的是中国人对于舶来品的心态有些城市管理者,把拥有高尔夫球场当成了衡量一个城市“发达与否”的标准;有些中产阶级,把打高尔夫当成了贵族生活的象征。这种唯外国月亮是圆的做派,是一种文化层面的不自信,是一种崇洋媚外式的照单全收,是一种劣质丝袜包裹下的洋时髦。在这种畸形心理的支配下,高尔夫球在中国就容易打歪、跑偏了一如小沈阳穿跑偏了的苏格兰裙。

  我们应该承认,随着财富分配的不同,中国的富人阶级早已形成。但什么应该是中国的贵族运动、娱乐方式,大家都没想明白,大多数富翁只会大帮哄跟着在那儿挥汗如雨打高尔夫,只会猫在音乐厅里闷哧闷哧欣赏交响乐呢为什么说闷哧呢?按中国人文娱欣赏习惯,听到高兴的时候,就应该击掌称好,京剧就适合在“二十四嗨嗨”的某一高潮处喊一声酣畅淋漓的“碰头彩”好,你观众不喊,梅兰芳一类的大角儿唱着还没劲呢。但帕瓦罗蒂不吃这一嗓子,西洋乐讲究曲终(或一小节末尾)鼓掌,两个手掌还得讲究节奏、幅度。

  不能说交响乐不好听,但让大部分中国人听什么进行曲、大小调之类的,的确是一种煎熬。这是东西方文化差异的问题,而不是谁高谁低的问题,而不是贵不贵族的问题。所以,随着中国国力的日渐强大,随着本民族文化意识的复苏、自信,真正的有东方神韵、神州气派的中国式贵族雅好,也会出现的。其实中国古代的贵族活动并不少,唐朝的唐明皇李隆基是戏曲梨园的创始人,由他倡导的大唐飞歌,响彻长安城的时候,欧洲大陆还是一片荒蛮呢!昆曲、京剧、书画歌词雅集,也是有中国特色的活动。当然,这些古色古香的国粹,不可能完全适应现代人的生活节奏、审美嗜好,但改良后也不是没有生存土壤。比如,以前中国在南方的贵族都爱造园林,在上个世纪90年代末,一位商业巨子就在苏州城造了一座占地200亩的现代园林,里面还搭起了昆曲舞台,还自动担负起了保护苏州老建筑的任务,园内有大量原物“移植”的濒危百年老建筑,还对世人开放,以后这所园子也将为社会所有。

织梦CMS官方 DedeCMS维基手册 织梦技术论坛
Power by DedeCms